<big id="zxrxl"></big>

      <noframes id="zxrxl">

          <dl id="zxrxl"><strike id="zxrxl"></strike></dl>

          <pre id="zxrxl"></pre>
            <th id="zxrxl"></th>

            <span id="zxrxl"></span>
            王志軒:2050年中國煤電發展的戰略思考
            發布時間:2020-06-16 13:29:49 閱讀數 :35

            熱電行業 5月18日

              2050年距今只有37年,而煤電的生命周期可達四五十年。如目前美國有60%的燃煤電廠運行年限超過40年,2012年退役的燃煤電廠平均運行年限達53年??梢?,今天中國燃煤電的發展,直接影響著2050年中國電力工業和能源工業的格局。

              一、中國煤電發展在現代電力系統中的定位

              第1、煤電發展的三大關鍵性約束

              一是溫室氣體排放控制要求構成硬約束。當中國受到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限制時,溫室氣體的減排目標將由相對量的減排過渡到相對量減排與絕對量減排并存的狀況,對煤電發展形成硬約束條件。

              二是能源獨立要求將成為硬約束。中國在未來的發展中需要一個以能源獨立為基礎、以廣泛國際能源合作為補充、可進可退的能源系統作為國家發展的堅實基礎。對能源獨立程度和進程的判斷決定著煤電發展的戰略。

              三是中國頁巖氣開發的進展是煤電發展的關鍵性不確定制約因素。中國頁巖氣的發展對煤電并不直接構成硬約束條件,但卻直接影響煤電的規模、布局、功能和利用率等。但是深受大眾關注的燃煤電廠污染物的排放控制要求并不構成關鍵性約束。

              第2、煤炭的清潔利用是必然選擇煤

            工業化過程中,煤煙型污染是大氣污染的基本特征,傳統觀念中形成了煤是“骯臟”能源的概念,另外煤炭的高碳特性又成為眾矢之的。但這都不是煤炭自身的問題,而是人類利用方式的問題。

            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煤電的概念由傳統清潔煤電向綠色煤電的概念轉化,煤電概念的外延將由常規機組、超臨界、超超臨界機組向更高效率的IGCC、700℃機組以及多聯供機組(并在具備條件時增設CCUS設備)、新型燃煤發電方式擴展,燃煤發電技術一直朝著能效高、污染少、資源能夠得到綜合利用的方向發展。

              即使從現有的技術經濟性來看,常規污染物的控制已不構成對煤電發展的關鍵性約束條件。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控制技術將逐步由先除塵、再脫硫、再脫硝的單元式、漸進式控制向常規污染物加脫除重金屬及氣溶膠等深度一體化協同控制技術發展,逐步使大氣污染物排放接近于零。電廠產生的廢水及固體廢物也將參與到循環經濟體系之中或進行無害化處理。據預測,到2050年,中國即使每年有40億噸原煤用于發電,而煙塵年排放量可控制在50萬噸,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年排放量都可控制在500萬噸以內甚至200萬噸以內。從控制成本來看,每千瓦時大氣污染物控制成本和相關防止二次污染物的治理成本,再加上為滿足廢水、固體廢物以及噪聲、生態保護等進一步嚴格控制的要求,每千瓦時的環境保護成本大致平均需要0.1元人民幣左右。毫無疑問,達到這樣要求的未來綠色燃煤電站將不再是人們傳統觀念中作為工業污染象征的燃煤電站。

              第3、從更廣泛的視角審視煤電定位

            未來燃氣電站則主要為居民供氣作基礎調節、為清潔能源調峰和為城市、城鎮提供分布式發電供熱等,而煤電則起到大范圍優化配置能源的基礎作用和支撐清潔能源和循環經濟發展的作用。如果沒有強有力的煤電作為供電安全性和穩定性的支撐和調節,也就不可能有中國清潔能源發電的大規模應用,因此,對中國現階段來說,放棄或者忽視煤電的發展將是有害的甚至是危險的。

              二、當前煤電發展中需要考慮的幾個問題

              第1、進一步明確中國煤電的戰略定位

            應把加快提高煤炭轉換為電力的比重和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確定為解決中國能源優化利用和環境保護的重大、基礎戰略,尤其是20年內不可動搖。從長期來看,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發電就是中國能源和中國電力的未來,但若沒有煤電在近、中期階段的強力支撐,可再生能源發電就沒有堅實的基礎,也就沒有未來。

              第2、高度重視煤電機組的“鎖定”效應

            2050年基本上是現有煤電機組運行壽命的終結期,因此,2050年左右將是中國電力結構進入新一輪調整的關鍵時期。正如美國現在正處于頁巖氣替換煤電的時期一樣,我們要有一個長期的替代計劃。

            在目前大量煤炭散燒的情況下,不應繼續盲目提前關?;痣姍C組尤其是關停供熱火電機組,而應從全社會的節能減排效果、從電力系統的整體效率、從電力系統的安全、從火電機組的全生命周期等方面進行綜合性評價,防止形成關停了小供熱機組用供熱鍋爐替代供熱、用大機組替代小機組進行調峰的現象,從而降低整體效率。如果不具備以天然氣替代煤電的能源結構,不具備以更新、更高的燃煤發電技術替代現有發電技術的條件,就應當減緩用新煤電替代老煤電的速度。減緩煤電“鎖定”效應形成的電力發展和全社會的影響。

              第3、統籌安排好煤電的廠址資源

            應當將廠址資源等視為中國能源和電力發展的戰略資源之一,發展煤電應當優先挖掘現有的廠址資源和規劃好新的廠址資源。

            要與時俱進,從思想上破除對煤電“有罪推定”的先驗論和經驗論,應分清燃煤多不等于排放多,排放多不等于影響大的簡單推論,在環境容量的優化上進行科學規劃,確保煤電建設控制在社會和環境影響許可的范圍之內。

              第4、加大煤炭為基礎、電力為中心、各種產業循環發展的區域循環經濟的發展

            必須轉變傳統的發展模式,以因地致宜的循環發展作為推動煤炭和電力發展的模式,從產業鏈的規劃設計上、從宏觀調控的手段上、從區域經濟發展上將煤、電和其他產業同步規劃,但同時要避免為“循環”而循環,“循環”而不經濟的蠻干方式。

              第5、加大能量系統的優化。煤電應起到能量系統優化中的主力軍作用。把以電代煤、代油、代氣、代柴、以氣代煤做為解決中國霧霾天氣和城市生活型污染的核心手段之一。

            法規約束、政策引導、市場調節、政府監管、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協調。

            在天然氣氣源不足,成本很大的前提下,慎重決策氣替代清潔煤電。

              第6、科學合理制定燃煤電廠的污染控制水平

            應當與時俱進,采用最佳可行技術(BAT)來確定污染排放標準,不科學的排放標準不論寬嚴都是不正確的,排放標準絕不是越嚴越“正確”、越嚴越“環?!?,不能做過猶不及、勞民傷財的事。

              第7、煤電科學發展需要有科學的燃氣發展戰略作支撐

            天然氣的首要使命是替代民用及工業燃煤,其次是通過電力用氣以穩定燃氣負荷提高民用的經濟性,再次是用于發電調峰,最后才是用于發電。天然氣發電替代煤電是需要一個歷史的過程,中國的電力工業要經歷由煤電為主的“黑色”結構向“褐色”結構再向“綠色”結構的轉變。

              第8、加快推進與科學電力發展相匹配的電價市場化改革

            電價市場化改革已經成為決定電力能否科學發展的最重要因素,成為能源戰略的核心和前提。這個問題不解決,其他重大的電力發展問題就難以解決。如果我們能夠科學推進煤電發展,煤炭即使成不了能源中的天使,但它也不會是惡魔,而是忠實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力量。

              第9、政府不要將管理上的失誤毫無責任推卸到發展速度上。實際上是可以做到協調發展的,而是由于管理上的失誤沒有做到。如總量控制的要求就是一例,只管SO2、COD而不管其他;只抓電力而放棄其他;只管集中而放棄分散。


            gv天堂gv无码男同在线观看_youjizzcom_精品国产第一国产综合精品_gogo裸体艺术中国日本

              <big id="zxrxl"></big>

                <noframes id="zxrxl">

                    <dl id="zxrxl"><strike id="zxrxl"></strike></dl>

                    <pre id="zxrxl"></pre>
                      <th id="zxrxl"></th>

                      <span id="zxrxl"></span>